刘尚勇:拍卖市场的凛冬已至(图表)

918博天堂

2018-10-04

  2013年春至2018年春国内文物艺术品春秋两季拍卖中拍品总量及成交量变化图  透过2018年春季拍卖的各种表象来分析市场态势,我认为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凛冬已至。

不管是中国书画板块还是整个艺术品拍卖,正从局部调整向深度调整进发。   谁也阻挡不了的调整  其实,关于市场调整的事实,虽然已从2012年开始,当时业界还不太接受,尤其随着2013年、2014年、2015年的市场表现略有起色,很多人觉得市场已在回暖,甚至在2015年、2017年还错以为出现了小阳春,但今春拍卖的现实已经明确告诉大家,调整已经趋势化,不管我们多么不情愿,也否认不了这个现实。

  如果不承认这一点,就等于没有看清从2011年的尖峰时刻到现在的市场发展本质。 从最初的调整相对温柔,到现在的越来越严厉;从原来的主要针对中小拍卖公司鱼目混杂的严厉调整,驱使客户陆续集中到大公司,反而短期促进了大公司的业务提升,到现在市场已经开始对大公司开始了严厉的调整,便能窥见市场发展的一二本质。

  按照一般的市场发展规律,大公司往往做得比较规范,有很好的聚集效应,市场从无序竞争向有序发展,按说调整应该不会影响到大公司,但现在连大型公司都绕不过去地受严重冲击,这就很值得研究,也说明整个市场存在的问题很多,许多本质的问题在以往的发展中并未得到有效的根治或者解决。

  另外,近五六年的市场规模,整体每年都会有10%到20%的萎缩,即业界广泛宣传的“减量提质”,按道理市场会有好转,但现实是成交量、交割率在同步减少,说明市场在稳步收缩,调整仍在进行,市场还没调整到底。

  我们必须直面问题,仔细、深入分析。 现在业界应该关心的是:调整的目的是什么,是什么在主导市场的自发调整、调整以后的市场状态是什么??一系列问题。

  谁也无法脱离的改革  当下,中国社会仍在进行全面而深入的改革,艺术品市场作为其中一个很小的组成部分,是无法独善其身、走出“独立行情”的。

  就拿供给侧改革来说,看似跟艺术品市场没多大关系,实则同病相连。

这个问题用千里马与伯乐与楚王的故事来说明很契合。 人们常说: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这是供给侧结构性问题,但从商品经济的发展角度来看,市场的主导应该是楚王而不是伯乐,更不是千里马。 因为楚王想建功立业,就需要千里马,且不计成本,这个需求是市场发展的基础,以后才有伯乐为楚王服务,去寻找千里马,然后千里马从普通马中脱颖而出,整个产业链才能顺利实现。 否则,没有楚王的需求,其他人对马的需求就是耕地或者拉车,伯乐找到的千里马干这些粗活还挺贵,增加成本不划算,市场肯定无法形成对千里马的激励,甚至有可能出现千里马被看成为难以驾驭的顽劣之马。

  尽管艺术品市场已经有了五六年的调整,但做法还是伯乐找千里马的传统理念,只要我找到千里马、百里马、十里马、一里马??数量越多,规模越大,越说明我是好伯乐。 更体现供给方优先的现象是,拍卖公司对委托方总是优惠佣金,有些公司甚至还零佣金;但对买家,是在不断增加佣金,将征集成本转加给买方,你越是要买到好的艺术品,佣金比例还越高。 从现代商业的服务模式来讲,你的屁股还是坐在供给侧这边,胡乱要价至于买家是否愿意买账就不考虑了。   另外,拍卖公司为了抓住买家,请买家吃住在五星级饭店,预展现场豪华特装,各种无节制地抬高交易成本;拉高市场边疆以此阻止他人进入,参与对市场资源竞争的恶劣方式??其结果就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最终还是希望让买家来出钱。 这种貌似不断升级服务的竞争,貌似追加的讨好对于市场来说其实是恶性的,甚至是市场无法承担的灾难,这种竞争逻辑早已被市场所垢病。

  其实,如今中国的艺术品拍卖生意模式中还有很多看似时髦实际仍然落后于时代的做法。 所以,市场要想长久繁荣的发展,必须推动一些改革。 过去一味地追求规模竞争,抢夺市场存量,以求彼消此长的方式在零和游戏中胜出。

  未来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变革方向是明晰的,如对艺术品的价值重新认识和深度挖掘,取决于需求的升级与个性化,而不在于茫目增加的数量,尤其是拍卖公司要把责任担当起来,你不是跑腿的,不是比谁跑得快、跑得勤就好;须知楚王不是伯乐,要去猜你找来的千里马哪匹是真的,人家不愿意,也没时间去猜??种种迹象表明,变革要转向需求侧,向现代商品经济的服务模式转化。

  谁不解决本质问题就会被淘汰  经过二三十年突飞猛进的发展,中国的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虽然解决了很多发展中的问题,但一直没有解决一些本质问题,比如市场信任的根本问题和经营模式的时代转换问题。

  最突出的拍假、假拍的问题。 中拍协每次开会都说这个问题,但至今都没解决。 就连买家不付款者和违规人员的黑名单制度,业界喊了10年都没建立起来。 其实用现代流行的共建、共有、共享经济思维来分析,即你交出个负面信息,却能获得其他方面的正面价值,至少让其他成员不必重复上当,少数恶人也就无法把整个市场搅坏。

  无论从技术层面还是组织层面来讲,实现转变和改革并不难,怕就怕自己还没有清醒地认识到问题所在,怕就怕在认识到了也不作为。

寄希望于市场主体的自动变革,改革见效的时间需要很久不说,而且很多问题可能依然得不到解决,届时可能会输得更加痛苦和惨烈;但业界似乎也不太寄希望在政府的督导下变革,因为担心很多做法比较生猛,或者根本不作为。   然而,大家都挣钱的好日子就快结束了。

虽然今春拍卖场上还是表现得不缺钱,大家仍能亿元时代的辉煌;但过去的亿元时代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而现在的市场是“一人得道一人升天”,其他人的状况会很惨,所谓独木难支。 所以,再不改革转变,会是大家一起在凛冬中渐渐冻死,原来是一批中小拍卖公司死,将来会是大型公司。 (刘礼福)  来源:艺术市场。